????“开车。”

????抓住方向盘的力道收紧,凌西泽脸迅速可见地黑下来,但一句“滚下去”还没说出来,他就听到后方的动静。

????视线透过后视镜往外一瞥,就见得后面的街道上、车里钻出好些个青年壮汉,全都凶神恶煞、气势汹汹的,是有那么几分黑涩会的样子。

????见他没动静,司笙朝这边一扬眉,“劳您大驾,赶紧开车吧。我一上你车,在他们眼里咱俩就是同伙。”

????她眼角眉梢尽是戏谑,“您现在脱不了干系。”

????她话音一落,最快的人已经追上车位,一个健步就要冲上来。

????凌西泽当即发动车,操控着方向盘将油门一踩,离得最近那位刚一向车窗伸出手,就被发动的车辆给撞开,下一刻车子向前冲去,瞬间拉大跟那些狂奔而来的黑涩会的距离。

????“把车窗关上。”凌西泽嗓音低沉,有股子窝火的味道。

????平白被卷入这么档子追击战,任谁心情都不会好。

????“没那个必要。”

????只手胳膊搭在车窗上的司笙,懒洋洋地答了一句。

????眼角余光一掀,凌西泽瞧了眼右侧车窗,赫然见到这女人只手伸出车窗,眼神凉凉地看着后视镜,嚣张地冲后面狂追不舍的人和车竖起中指。

????就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凌西泽也挺想将她的手给剁了。

????这女人,太他娘嚣张了。

????于是,在被这长得像妖精、行事无比嚣张的女人牵扯进这般无厘头闹剧里的凌西泽,在不爽和怒火的双重加持下,在前方的拐角处猛地一个拐弯。

????突如其来的侧拐弯,没扣安全带的司笙在惯性的作用下身形便往一边倒去。可司笙反应迅速地伸出一条腿,直接一脚踩在中央扶手上,硬是挡住这惯性冲击。

????她这腿纤细笔直,被黑色牛仔裤包裹,线条弧度恰到好处,很是惹眼。

????可别人秀长腿是性感妖艳,她这么一秀,就是霸道女王范儿,满满掠夺的架势,侵略架势直达凌西泽鼻尖。

????她本身长得就有侵略感,这一举一动,将这份侵略无限扩增。

????一个绝对无法被忽略的人。

????司笙冷笑着讽刺,“您要不会开车就提前知会一声。”

????凌西泽控制着方向盘,冷漠道:“你再不闭嘴我就把车开去警局。”

????“你现在往哪儿开?”

????“警局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后面的车不要命地跟上,凌西泽的车技还算不错,一顿利落爽快的操作,几度超车都保持着速度。

????司笙挑挑眉,先将安全带给扣好了。

????但,凌西泽开车毛病贼多。

????管它后面有多穷追不舍、紧咬不放,遇到红灯必须踩刹车等待;限速六十绝对不会超过一迈;就算绿灯亮了,也要先礼让行人……

????特么的磨磨唧唧的,就不像一个能一句话封杀她、作风雷厉风行的霸道总裁。

????不过也对,这还是个秉持着「有麻烦,找警察」原则的总裁。

????得益于京城万年不曾改善的堵车现状,就算这么磨蹭,凌西泽还是赶在黑涩会之前,先毫发无伤地抵达警局门口,并成功用这般简单低能的法制手段,吓却了那群来势汹汹的黑涩会大哥。

????司笙看着伫立在阳光下朴素简约的警局大门,有些惊讶且新奇,再看凌西泽的时候,有那么点发现新大陆的趣味。

????但她对上的,却是凌西泽凌冽的审视目光,他眉目神情阴冷,那股不爽的狠劲展露无遗。

????不知何时他将衬衫袖口往上挽起,露出半截肌肉线条分明的手肘,挺结实的,无端地透露着点野性霸道气息。

????车门打不开,车窗也在缓缓上升。

????车内空气蓦然凝固,凌西泽打量她的视线,寸寸带着压力,一分一毫地往肌理渗透,似是一点点扼着喉咙,慢慢令人折磨到窒息。

????“为什么上我的车?”凌西泽眉眼挑起点杀戮危险气息。

????“碰巧。”

????司笙倒是坦然淡定,丝毫不见慌乱之色。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凌西泽眼眸微微一眯。

????信她就是一根筋没头脑的傻子,摆明了故意将他卷进来的。

????她认识他。

????费尽心思、不择手段靠近他的女人,数不过来。

????但用这种别出心裁方式的,倒是少见,毕竟玩得过火出个车祸,充其量也就在头条上登个“殉情”的新闻。

????手指从塑料袋将吸管挑出,司笙将其戳进豆浆里,同时不忘了优哉游哉地调侃,“瞧得您一副循规蹈矩商业大佬的精英做派,想必人生过得挺没滋没味的。怎么样,这一趟飙车够刺激吧?”

????临时起意罢了,本想见见这高高在上的总裁惊慌失措的模样,没想还真把后面那一群给摆脱了。

????“刺激。”凌西泽冷冷接过话,闻到车内浓郁的油条豆浆味儿,眼见她咬着吸管喝起豆浆来,眉毛挑了一下,“你在做什么?”

????“饿了,吃早餐。”司笙勾勾唇,眼底带着似有若无的戏谑,她手指勾着袋子递到凌西泽跟前,“你也来一份?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装油条包子的塑料袋在眼前晃了下,凌西泽没有动。

????司笙却当没看到他要杀人的眼神,懒懒道:“不用客气,几块钱,当我请你的。”

????跟前的两个袋子着实晃眼,凌西泽一把将其抓过去。

????结果眼前障碍一消失,凌西泽便见到她在笑,潇洒自在地翘着二郎腿,咬着吸管喝着豆浆,笑起来时是漫不经心的。

????她笑的时候,有一股子懒懒的妩媚风情,淡淡的,不浓不烈,更多的是那种强有冲击力的美。

????凌西泽是娱乐公司的总裁,在圈内没少见过美女,风情万种的、清纯甜美的、小家碧玉的,各种应有尽有。

????但这种美到骨子里却靠气质惹人眼球的,少见。

????好像对她有点印象,有种熟悉感,但细细一想又想不出是谁来。

????“什么名字?”凌西泽鬼使神差地问。

????闻声讶然挑眉,司笙似笑非笑瞅了他一眼,道:“贵人多忘事呐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凌西泽一拧眉。

????下一刻,司笙猛地倾身向前,越过中央扶手贴近他,那忽然逼近到跟前的绝艳精致的漂亮脸蛋,让人不由得呼吸一滞。

????她这一番动作流畅且快,直至她的手指扯住他的领带时,凌西泽才意识到危机感的逼近。

????“您可记好了,”红唇轻勾,司笙那双妖艳惑人的眼睛半眯起,字字顿顿地说,“姓司名笙,司令的司,笙箫的笙。”

????她最后一个字音落却的刹那,凌西泽听到按钮的声音,同时抓着袋子的手指被轻微力道一勾,明显的掠夺触感。

????她的手指微凉,如同她的气场般,带着冷清的感觉。

????倒不是很反感。

????晃神间,眼前倏地一空,倾身而上的身影赫然消失,眼角余光只见她脱身、开门、下车的动作无比流畅,一气呵成。

????落地后的司笙没有关门,而是转过身正面对着他,纤细的手臂搭在门上,微微俯下身,手指勾着塑料袋的手提部分,塑料摩擦发出轻微声响。

????她居高临下地说:“辛苦了,油条就当报酬。”

????车门被关上。

????司笙转身走向警局隔壁的店。

????凌西泽没有开车离开,两道锋利的浓眉轻拧,紧盯着司笙离开的背影。

????司笙。

????司家,司裳。

????许是早上的烦心事都跟「司」姓有关,这让凌西泽难免将其牵扯到一起。

????正巧此时,凌夫人的电话打过来,刚一接听,凌夫人就直言礼品都送他家去了,再三叮嘱他去参加寿宴。

????中途打断了凌夫人的交待,凌西泽问:“司家是不是有个私生女?”

????“对。不过在司家不受待见,没见过她。”

????“叫什么名字?”

????“好像叫司笙。私生女,司笙,名字儿倒是挺有意思的。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电话挂断,凌西泽眸色一沉。

????------题外话------

????要四千字才能签约,今天更新一章。

????求支持,求评论,求收藏。

????另外这个文吧,它比较多灾多难……港真,接下来出任何消息都有可能,(/ω\),大家不要见怪。